快捷搜索:  

王府井股价持续离奇上涨 一张牌照背后的内幕交易疑云

在一季度营业收入同比下滑近40%的情况下,王府井的股价却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翻了一番还多。“事出反常必有妖”,在王府井公告免税牌照这一重大利好后,不光投资者愤慨,连交易所都难免产生了内幕交易的怀疑。不过王府井却说“这个真没有”。至于到底有没有,恐怕还有待于监管机构的彻查。

疯狂的股价

6月9日晚间,王府井发布关于公司获得免税品经营资质的公告,称公司于2020年6月9日收到控股股东北京首都旅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转发的《财政部关于王府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免税品经营资质问题的通知》,授予公司免税品经营资质,允许公司经营免税品零售业务。

这让王府井成为中国第八个拥有免税牌照的企业。

国内免税行业的竞争格局目前是中免一家独大,除中免集团外,主要的免税企业还有深圳免税、珠海免税、海南免税、中出服及港中旅,牌照是非常稀缺的资源。

中信建投预测,若未来王府井与中免北京市内店对半分流北京市场,到2024年前者可由此业务获利7亿—10亿元,市场成熟之后有望达到15.8亿元,叠加公司零售业务,每年净利润约26亿—30亿元。

以近年来盈利大涨、股价不断走高的中国国旅为例,2019年公司免税业务实现收入458.18亿元,同比增长37.89%,毛利率达到50%,成为业绩贡献的主力。

这样的重大利好,让投资者沸腾了,股价一路走高,从6月9日到6月12日连拉四个涨停,目前股价已经36.44元,有望创下历史新高。

王府井接连发布风险提示。6月13日王府井公告称:“自2020年6月9日至2020年6月11日已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停,累计涨跌幅达33.11%,三日累计成交额为27.38亿元,换手率为15.97%。较前期增幅明显。公司特别提醒投资者,注意二级市场交易风险。”

从市盈率角度看,截至2020年6月12日,公司静态市盈率为29.42,滚动市盈率为79.48,公司所处零售业行业静态市盈率为19.56,滚动市盈率为21.99,王府井的市盈率指标明显高于行业水平。

王府井还在风险提示公告中指出,目前公司仅取得免税品经营资质,相关业务处于起步阶段,尚未实质开展免税业务,也未与任何客户和合作方进行商业洽谈,未签署任何协议。“目前公司主营业务仍为有税商品零售业务,免税业务短期内对于公司经营业绩不会产生影响”。

内幕交易质疑

然而,免税牌照的重大利好并没有淹没关于内幕交易的质疑。

有调查记者实名举报王府井内幕交易,要求证监会启动调查程序,彻底厘清上述重大事项的内幕消息形成过程、保密措施和内幕知情人登记情况等,就连上交所都发了监管函。

其实,就在消息发布的当天,王府井股吧里关于内幕交易的讨论就已经刷屏,有投资者表示“没有内幕,鬼才信”,还有投资者表示:“以前内幕消息都是异动完当天晚上出消息,这可好,都拉了这么久,打这么久的提前量。”

自4月27日起,王府井的成交量就持续急剧放大、股价连续大幅上涨,截至公告前的6月9日收盘时,短短29个交易日累计涨幅121.70%,累计换手率100.5%,累计成交额115.9亿元。

从财报上看,王府井的业绩表现并不令人满意。2019年全年,王府井营收267.89亿元,同比增长0.29%,净利润9.61亿元,同比减少19.98%;一季度受疫情影响营收15.2亿,同比减少78.79%,剔除执行新收入准则影响后,同比下降37.79%,净利润-2.02亿,同比减少150.16%。

在没有强劲业绩表现支撑的前提下,若在这段时间里发布关于免税牌照进展方面消息,也会提振股价。但是从4月底到6月9日这段时间,王府井在公告中对此只字未提。在给上交所的回函中,王府井提到免税牌照的申请进展:

2019年初,公司开展了免税经营相关资料的收集、整理和研究工作,对全球以及国内免税行业的发展现状进行分析,深入了解免税业发展现状和方向。

2019年4月,公司及控股股东北京首都旅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首旅集团”)开始申报免税品经营资质业务。

“此后,公司及控股股东没有收到任何政府部门的文件,也未开展实质推进工作,申请始终处于论证研究阶段,没有与任何客户或合作方进行商业洽谈,未签署任何合同或协议,因此不存在应披露未披露的信息,所以公司此前未进行相关信息披露。”

巧合的是,4月份开始申报免税品经营资质业务,也是王府井股价起飞的时间。

一个鲜明的对比是,在首旅拿到免税资质前,5月11日晚格力地产披露与珠海免税集团的重组计划。5月22日,又披露了定增预案,拟向珠海市国资委、城建集团发行股份并支付现金,购买其持有的免税集团100%股权。同时公司拟向中国通用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预计不超过8亿元。

因为珠免是唯一一家全资拥有免税、有税、报税(跨境)三大业务运营管理实践经验的国有独资企业,受此消息刺激,从5月25日起,格力地产股票连拉8个涨停。

不同的是,格力地产在此前的一个多月中股价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低迷状态,而非像王府井开了挂一样起飞。

对于市场和监管内幕交易的怀疑,王府井表示:“在内幕知情人管理方面,经审慎核实,2019年4月末,公司已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和公司内幕知情人管理制度就该事项建立了内幕知情人档案,并根据实际情况陆续调整内幕知情人档案。公司在建立和调整内幕知情人档案的同时,向相关人员宣读并强调内幕知情人管理制度,督促有关人员严格履行信息保密职责。公司在相关信息正式披露前严格遵守了相关法律法规要求,不存在提前泄露内幕信息的情形。”

同样巧合的是,控股股东在消息公布前公布了增持计划。并在5月13日,发布了《关于公司控股股东增持股份进展的公告》,称首旅集团于2020年2月11日至2020年5月11日期间,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以自有资金累计增持王府井813110股,占公司已发行总股份的0.1%。

对于控股股东的增持,王府井解释是“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和价值的认可,执行其已预先披露的增持计划,公司已履行相应的信息披露义务,且控股股东不存在短线突击大额买入的情况,不存在利用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的情形。”

除了首旅集团,另一国资系统的股东成都工投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也在2019年12月23日至2020年5月11日期间,增持了0.02%的王府井股份。增持完成后,该公司持有王府井5.02%股份。

没有不透风的墙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关于免税牌照,其实网络上早在5月份已经有了蛛丝马迹:

早在5月7日晚间,就有人在股吧发帖:“下一个亮点,免税业务”。

5月19日,又有雪球网友发布题为《【天风商社】保持理性,客观看待》的文章,疑似天风商社团队在实地调研中得知,王府井控股股东首旅集团存在申报免税牌照的可能,并将这一消息提前泄露。有投资者怀疑,天风证券在研报公开之前先向核心客户做了定向发布。

不过目前该用户已经删除此帖,而天风证券方面则在6月10日予以否认,零售首席分析师刘章明向媒体明确否认发过相关研报以及任何相关的公开的东西。

5月24日股民发帖,称“王府井炒的免税牌照预期,不是什么餐饮和网红经济。”

此外,在王府井的公告中曾经披露,“5月28日中午,有媒体记者突然在微信中询问公司工作人员关于大股东申请免税牌照事宜,公司工作人员表示未曾听说相关情况,考虑到对方公共媒体的特殊身份,相关人员也提示对方不要随意相信传闻并传播相关内容,以避免对市场进行误导。”

严厉打击

近年来,证监会加大了打击内幕交易的力度,据证监会官网显示,2019年全年,证监会共下发136份行政处罚书,较上年增加5份。下发市场禁入决定书13份。其中涉及内幕交易的案件多达55宗,占比超过40%,其中不乏 “天价”罚单。比如在阳雪初内幕交易深圳中青宝一案中,阳雪初被没收违法所得1.97亿元,并处以一倍罚款,罚没金额将近4亿元。

根据我国2019年修订的新《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一条规定,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违反本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从事内幕交易的,责令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或者违法所得不足五十万元的,处以五十万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的罚款。

单位从事内幕交易的,还应当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以二十万元以上二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工作人员从事内幕交易的,从重处罚。

内幕交易的形成主要涉及几个方面:包括当事人与内幕信息知情人关系密切且在内幕信息公开前频繁或存在可疑联络,交易时点与内幕信息知情人接触时点高度吻合,交易时点与内幕信息形成及公开过程基本一致,交易涉及内幕信息股票的资金情况等。

而这也是监管机构在监控追踪过程中重点关注的内容,这背后离不开一套强大的大数据监管系统。这套系统有多强大呢?

沣京资本基金经理吴悦风表示:“这套实时大数据监控系统厉害到什么程度,所有的相关交易、对倒交易、操纵式挂单,都能实时报警监控,甚至能跨全国追踪关联账户。”

“深交所和上交所都组织过基金经理去参观交易所的实时监控大厅。我认识的每一个基金经理出来后,都诚恳地说‘我要好好做人’ ”

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监察部门,高性能的预警引擎每天可以处理上亿笔的交易数据,并快速识别其中的异常交易行为。而智能化线索分析模型,可以对超过20年的海量历史数据进行比对分析,精准挖掘出违法违规嫌疑账户。

以迪贝电气股价操纵案为例,迪贝电气2017年5月上市,股价开板之后的三个月时间里,累计上涨幅度超过40%,与同期大盘指数相比,偏离幅度超过30%,连续触发多项预警。

发现异常后,上交所及时向证监会稽查部门报告了情况。证监会稽查总队调查人员将400多个账户和160多万条交易信息输入大数据模型,进行数据清洗和账户串并,终于把不同账户关联起来。

在大数据严监管下,二级市场近些年越来越透明,这也促使市场投资风格向价值投资转变。吴悦风同时提到,上交所的这套监控系统已经性能过剩,所以没事开始去跑历史数据,于是这两年看到了很多追溯到最早到2010年前后的各种处罚案例。

证监会科技监管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张野在两会期间表示:“在应用系统建设上,我们今年将重点推进上市监管、私募监管、机构监管、稽查处罚等系统的建设,积极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在上述几个监管条线开展更深层次的公司画像、风险预警、监测监控等功能建设,实现穿透式监管,并加大系统集成力度,在前端实现统一门户登录和丰富的信息展示、检索能力。”

不知道在强大的大数据科技监管体系下,王府井的内幕交易质疑能否洗清呢?

(责任编辑:田云绯)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股价;内幕交易;王府井;资质;免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